All Stories

好难过啊

好难过啊

  因为出没于深沉的夜里,没能在自己的黑眸上映上无数朵美丽的桃花,如此已然被自伤,被自悲……   我终于能隐约体会到那天那个并不熟悉的mm跑来在网上找到我,说“我好难过”时的那种感受了,我甚至能想象到屏幕后面她那张挂满泪水的脸。   女巫说我的运气总是差一点。从过往的无数事实确实证明了女巫的专业。   好难过啊。

Ninayan W.I.P.(26)

Ninayan W.I.P.(26)

  Ninayan已经比较完善地支持Google Reader了,呃,我扫GR的积极性仍然没有一点提高,真是无趣啊!   现在比较大的问题是UI,我自己都不满意,没办法,前些天看一个人新上线的网站和软件,不由感叹,干我们这行的有个美工老婆真是太有优势了,江苏的阿达也是这样的搭配,叹气。   现在除了还要支持Facebook以及超链接的直接浏览和用户信息的直接查看,就没其他功能要加了。剩下的都是些优化工作了。   真是无趣啊!

Ninayan W.I.P.(25)

Ninayan W.I.P.(25)

  这两天在给Ninayan添加Google Reader支持。Google Reader是Google众多服务中少数几个不开放官方API的服务之一,但仍然有众多第三方的客户端或官网增强辅助工具出现。好在有几个很好的人,把他们研究Google Reader的成果公布出来了,我主要参考这篇和这篇文档,再加上自己通过抓包工具观察官网的行为,现在基本已经得到实现一个Google Reader客户端所需要的所有资料。   不过现在有点头疼的是,要把Google Reader强塞到已经比较完整紧凑的架构中去,有不少需要调整的地方。比如新增一种账号类型,这种类型的账号就不同于以往的SNS账号,总之整个继承体系都被我修改过了。然后是界面交互的部分,也需要做不少的设计。   还有一点感受是,这个API不知道是不是Google本身的风格如此(我没用过Google其他服务公开的API,所以没有经验),还是说根本就没为第三方开发好好设计过,总感觉不太好用,虽然功能上都能实现,但不太方便。

Ninayan W.I.P.(24)

Ninayan W.I.P.(24)

  实在有点不乐意做Deardawn,心理障碍克服不了啊。   Ninayan今天被小言一说,才发现真的是添加不了账号了,原来是之前一次为了加快启动速度的修改,把其他功能破坏掉了,不但添加不上账号,还一开始不能发布消息,只有在显示过home timeline后才可以。   提取了几个model类,这样的实现比较优雅。   几个singleton在程序退出时都正确销毁了。   把AutoProxy的gfwlist信息配置保存到sqlite数据库里了,可以记录每条规则的enable与否,hit次数。在每次程序退出时刷新这些信息到sqlite数据库里。   给几个本地数据库建了几个索引,这样可以让查询速度加快一点点吧。   由于占用内存比较厉害,在Windows下就用::EmptyWorkingSet每分钟清空一次工作集,其他平台不知道有什么类似的方案。但实际上在Windows下如果窗口最小化时,内存会被一下子回收好多,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的。   本地数据库读写冲突的问题还没想到比较低成本的解决方案,叹气。   停下来想想,现在已经实现的功能也只是玩玩而已,最有用的应该还是Google Reader支持吧,可惜没找到确认无误的API文档。

心不在焉啊

心不在焉啊

  这些天一直在写爬虫,但是进展极其缓慢,大概是由于对这个东西没兴趣吧,尽量可能很有用。   心不在焉啊。因为某人的一句话,第二天心里美滋滋地乐了一天,尽管那句话并不能代表什么。又因为一句话,开始低沉压抑,觉得人生了无乐趣。很无力啊。   昨天看了一下Archlinux,仓库里有现成的wxWidgets 2.8.11和boost 1.46.0,在Archlinux上写程序和发布程序应该是很幸福的事,需要关注第三方库应该是所有系统中最少的了吧。又看了下Fedora14,也有wxWidgets 2.8.11和boost 1.44.0,而Ubuntu里的boost是1.42,这个太老了点。   我琢磨着等爬虫写完,把Ninayan加上Facebook、Google Buzz和Google Reader的支持后,再回头来更新CodingStudio系列,这个系列反响不好我一直心有不甘。一个大的计划是把CodingStudio移植到Mac和Linux上跑,这个其实在最早做计划时就有的,但是后来只顾着在Windows上的效果,用了一些影响跨平台的方案,于是就搁置了。现在有了Ninayan的一点点跨平台经验,再来做CodingStudio应该会好一点了。要去掉wxLua的依赖,因为wxLua的实现不让人满意啊,而且我用的还是自己稍微修改过的版本。但CodingStudio现在已经有了大量代码用到了wxLua,于是这件事可能会花不少力气吧。甚至还想去掉Lua的依赖的,但那样变化实在太大了,而且有不少事情放在Lua里做确实方便不少,就留着吧。   再说吧。

Ninayan W.I.P.(23)

Ninayan W.I.P.(23)

  blog被墙了就真不太想更新了。   Ninayan这段时间除了不时地发现些bug,然后修正外,主要是增加了对163、Sina、Sohu、QQ微博的支持。从开发者角度讲,163的API是最接近Twitter了,QQ的API设计最山寨,完全自己搞了一套,Sina和Sohu从技术角度讲跟QQ接近,接口设计仍然是模仿Twitter。   然后在google code上放了Linux版的可执行文件上去,今天才知道原来各发行版上普通的应用程序是可以做到二进制兼容的,也怪我以前看CodeLite、Code::Blocks它们都为每个发行版提供一个独立的安装包,就先入为主地以为每个发行版都要各自单独编译才行。今天突然想到Qt Creator就是同一个可执行文件在所有Linux发行版里可以运行,只是区分了32位和64位而已。我还傻乎乎地在12个系统里都编译了一把Qt,再分别编译出Ninayan,再分别打包,再分别上传,天呐!

乱七八糟

乱七八糟

  做了个梦,具体的已经忘掉了,只记得我一直在找她,却一直没找到,不知道她去哪里了,明明以为她就在那里,我强颜欢笑,我心如刀割。   可能我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可是……我怎么会那么容易就喜欢上人呢……痛苦。

祝自己生日快乐

祝自己生日快乐

  唔,又老一岁了。以前说这话的时候,有点装逼的感觉,现在说这话,则是有点心有戚戚了。   其实昨天晚上到后来我自己都已经差不多忘了,11点多时就打算去睡觉了,不过后来玩着玩着就到11点50几分了,然后看到木耳说“换个电池 关键时刻不能没电 8mins”,我还没反应过来,后来不知道是被什么事提醒了一下,才意识到木耳应该是在等00:00这个时刻了,于是心中便不免有点期待,也有点紧张。   果然到00:00后木耳发了祝福推出来,很激动,更是感动。刚回复完木耳,便收到晓晓的短信,后来知道晓晓也是特意没睡等着给我发短信的。然后我的mention timeline瞬间被祝福推刷满了。没多久莎莎也发短信来,说来晚了,嘿嘿。很有趣的是墨墨,1点的时候,我都刚刚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居然发短信来了!   谢谢木耳谢谢晓晓谢谢墨墨谢谢莎莎,还有所有祝我生日快乐的推友们。

Nokia出售Qt业务

Nokia出售Qt业务

  好吧,Nokia真的把Qt卖掉了。不知道Nokia这样彻底放弃软件业务后,真的只做硬件了?它做得过天朝的山寨厂商么?想想其他的有点名气的有点野心的手机厂商,韩国的三星,大陆的魅族,还有台湾的众多厂商,哪个不是一开始做硬件,之后再想办法自己掌握一个操作系统(Android是它们的机会)?Nokia却反其道行之!好吧,算是看明白了,任何与微软合作的厂商都会被它搞垮,想想IBM的个人PC业务,想想Apple在经典Mac的时代,它们倒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终于要么割肉要么涅槃继续着自己的辉煌,那再想想比较近的Borland,还有Novell,现在还有人记得它们么?Nokia,你以为自己是哪个?   Nokia是在Qt上投入了两三年后,等不及这只鸡下蛋了么?在HP的WebOS明确支持Qt(4.6.1)开发,RIM的PlayBook采用的QNX明确使用Qt构建其UI的年代,Nokia好大方地把Qt就这么丢掉了!问题是它丢却没丢干净,手里还握着LGPL许可!这算怎么回事,难道等着以后实在不行了却得见不得别人过得滋润,就开始咬人?   好吧,我觉得现在的情况可算是对Qt来说,最糟糕的情况了。Qt变得让人不想再用,不想再开发的东西。本来我一直想说,我用过的C++ GUI框架中,包括VCL、MFC、wxWidgets,Qt是外部接口设计上最好的一个。4.7版本加入的Qt Quick对于开发者来说,也真是一大福音。但是现在,一切都变得不确定,让人没有信心。好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