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Stories

比较轻松的一天

比较轻松的一天

  今天倒没怎么投入到那个劳什子一体化平台中去,上午先是整了一下故障注入工具的PC端,只是加了个生成函数时的选项,最早是只能支持GNU编译器的,后来发现需要能支持Diab编译,只是在对话框上加了两个单选按钮,很简单,另外一个新需求更简单,只是改了下字符串。但也花了些时间,而且因为VSS不能访问了,于是索性把源代码都导入到SVN上去了,重新做了个安装包。  下午先去了趟图书馆,还了两本即将到期的图书,随便逛了一圈,没发现什么想借的书,空手而回。然后还是看了一眼一体化平台中那个权限问题,一直我都对外强调这个权限问题很棘手,工作量很大,然而其实在前不久我已经完成了绝大部分的代码,虽然发现有工作不正常,但也正好应了我原本一直宣称的没做好的事实,今天看了看,好像只是因为从数据库中取记录时没有把文档密级字段封装好返回而已。接着又看了一下编辑器中自动格式化的一个问题,这自动格式化已经成了一个顽疾了,而且不时地爆出全文格式化和换行缩进行为不一致的问题,这让我感觉头痛不已。总觉得现在那套代码写得太混乱,根本没有清晰的思路,但是我现在却实在不想费心去搞那东西了,唉!  今天是最近这段时间来感觉比较轻松的一天了,不是说工作量大小,而是说精神上的压力小了不少。

很多崩溃问题

很多崩溃问题

  今天发现很多崩溃问题,主要是因为前段时间确实作了大幅度的修改,连数据库表结构都做了改动,幸亏也是今天让人试用了一把,发现得早。但同时也似乎引入了一些很难找到原因或者即使找到原因也不容易找到好的解决方案的问题,这才是让人郁闷的。  本来还想找来了个人一起做,结果是个新员工,还对C/C++、MFC并不熟,并不能立马就投入,反而要腾出时间来跟他解释原来的那些遗留代码是怎么回事,真是偷鸡不成啊!  另外还有个挂在我名下进行维护的工具,今天又收到几条新的需求,结果发现前些天那个VSS服务器不能访问,现在那个工具的所有源代码和文档都在那个服务器上,都取不出来,暴汗!

郁闷的格式化显示

郁闷的格式化显示

  今天抓紧时间把那个格式化显示流程图的部分搞了一下,但是效果是很差的,这方面我一直都很弱,没有系统地学习过算法,更没有专业的图形算法知识。以前看过StarUML,可以格式化排版类图,现在要的就是像这样的效果,可我以为,这虽然可能可以做到,却是吃力不讨好的事。现在做的事情越来越偏离正轨,提出的新的需求总是搞混人和机器的能力,别人是扬长避短,而到了这里却总是安排些本不擅长的事情来做。  总之很郁闷啊!

看北京奥运会开幕式

看北京奥运会开幕式

  昨天下了班,跟两个cm0同学去喝粥,然后慢慢晃悠到百草园门口等车。到家的时候,奥运会开幕式已经开始了一小会儿了。  排场是很大,很有张艺谋的风格,中间还让我想起过去阳朔玩时,隔岸观看的印象刘三姐的场面。但是我其实一点儿都不喜欢这样的节目,太古朴了,气氛太沉闷压抑了,我还是喜欢充满青春活动,满是激情和阳光的那种。不过我们做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当然是一个好机会好好炫耀一下自己的古代文件,什么四大发明啦,四书五经啦,乐曲戏剧啦等等等等,倒是近代之后,却真的没什么值得称道的东西拿出来说,真是遗憾啊!  文艺表演持续了没多久,不到两个小时,其中还有刘欢和“月光女神”莎拉布莱曼的合唱,也是让我好生失望,对于刘欢唱的歌,我并不熟,有印象的只有蓝色妖姬、新笑傲江湖和新水浒中的主题曲,水浒中的还感觉不错,到笑傲里就觉得恶心了。这次听来,也觉得不爽,而把人家“月光女神”请来,却来唱几句不伦不类的汉语,实在寒心到了极点。  接着是200多个代表团入场,太多了,我就忍不住了,一直等到点火炬的时候才回去看,原来的体操王子长成这个样子了,瀑布汗!  最后再没心没肺地重复一遍,这开幕式也忒难看了点,好生失望!

路考pass

路考pass

  仰天长笑三声先,哈哈哈……  中午吃过中饭,便和江江一起坐车到四季花城门口,教练早就等在那里了,加上另外一对小夫妻,一共4个考生,那男的还教过我练九选三呢。到了车管所门口,4个人各绕着考试路线开了2圈,基本熟悉了一下路线。到考试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的。我是4个人里最后考的,这是我最不喜欢的顺序,我一般倾向于占在最先的位置。不过没办法了,因为不好意思说。第一个GG很正常的地pass了,第2个mm紧张过度,第1次时低头看了一眼,便挂了,车停在路中央,考官立马说开始第2次,结果那mm更加紧张,一下挂了个倒档,车往后一溜就挂了。到了江江的时候,她真是好运啊,上车开了大概10来米吧,到红绿灯前停下,我还以为至少会让她过了这灯吧,结果考官说换人。郁闷,我紧张兮兮地等过了1个灯,转弯,考官就在那说挂二档,挂三档,三档减二档,车在挂二档的时候猛抖了几下(其实我压根都已经忘了这情节了,是江江后来提起来的,我又模模糊糊有点儿这个印象,就当是真的有这回事了),有惊无险地pass了!  从此,这多年前已经流行的三大件技能我都勉强算是都有了,哈哈哈哈!

去咖啡厅谈谈

去咖啡厅谈谈

  话说周五下了班,直接爬上335奔向莲花二村,根据同事给的地图,坐391到关山月美术馆似乎更近点儿,不过等不到391了。也不知道这段时间是怎么了,坐公交车入关,好像总是在查,堵得很厉害。好不容易晃悠到了莲花二村,看了一下公交车站上的地图,发现好像并不是很远,走路也赶得过去吧。结果走错方向了,绕了一点路,等我赶到那咖啡厅的时候,已经比约定的时间晚了15分钟了。  两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谈话,开始的时候还扯得比较远,后来渐渐地他把话题拉到TX公司上来,公司的过去、现在、将来,他负责的部门的情况等等,期间也穿插一些技术方面的话题,还好总的说来,他提到的一些关于技术上的事,我基本上都有所了解,也不至于太丢脸,那时我都自己佩服我自己了,居然知道那么多东西,哈哈。  去之前,我还在想,如果对方再加点钱的话,我是否还会坚持得住。结果是我想得太天真了,钱是不会再加了,只不过真像小妞说的那样,给我画一个很大的饼,说是过不了多久,可以让我负责一个研究方向,带一些人,隐隐一种leader的架势,但实际上这只是一种事实上的leader,并不一定会被公司承认的。除了这些,他还提到他现在手下的那些人,去年进去的,今年准备给配点期权了,大概意思是说万一我现在过去,也许过个一年也就会有这些东西了。  可能是看到我还是一点都不心动的样子,他似乎有点无奈或是无趣,问我究竟想要什么。我其实自己也不清楚想要什么,从薪水上讲,那个价也基本不算亏待我了,毕竟我这样的资历,没什么特长的人,是不会有特别的待遇的。其他的呢,我真不知道,那样负责一个方向,带些人,真的是我想要的吗?我发现我真的比想像中的更不爱钱,说起来这样的待遇,比起现在这边,几乎是长了30%左右吧,可是我却发自内心的一点都不在乎。  我把我最近想做的事情说给他听,他说原来你就是想做一个完整的product,我说也不一定要product,他说那就是framwork之类的,我说对的,就这种东西。他也马上提出现在他手下就有这样类似的东西在做,但是我却依旧不是非常感兴趣。也许我真的只能自己出来干了,这大半年来,一直堕落地看着小说,一部接着一部,被这事一搞,反而弄得我有点紧迫感了。

还要再谈谈

还要再谈谈

  本来周二电话里已经把人家拒了的,今天又接到电话,说要谈谈,让我有点觉得不好意思,看出来人家似乎还是挺有诚意的。不过小妞说,到时会给我画很大一个饼,让我觉得在那里会多有前途。小妞还说,反正是两边互相忽悠,没关系的。  我都想不好了,到底应该怎么选择呢!因为电话里说不清楚,于是约了明天晚上下班后去关内的一家咖啡厅里聊聊,唉,心好乱!

看mm,撞柱子

看mm,撞柱子

  早上去食堂,看到江江,就想跟她打招呼,可是隔得远了点,人也多声音也嘈杂了点,她硬是没看到了,于是我一边回头看着她,一边往前走,没走几步,结果整个人撞在石柱上了,头上撞得最厉害,好痛,搞得我头昏眼花。我知道后面一两米的地方有一个人跟着在走,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头也不敢回,连忙走掉。丢人丢大了,想起之前也有一次是在食堂跟小妞挤眉弄眼的,结果连人带托盘撞在悍超身上,昏!

使用gperf

使用gperf

  昨天就想把其中一段代码,一堆if...else比较字符串的代码替换成用gperf生成的hash来进行分派,但是昨天想了想我根本不会用gperf呀,晕死,于是想着回家上网找点资源。结果回到家还是什么都忘了,光顾着看小说和聊天了。  今天到公司里看到那段代码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堕落去了,于是有点儿沮丧。后来偶然发现,嘿嘿,在资料共享区有几篇关于gperf的文章,看来是我跟同事的唠叨发挥作用了。看了一下,发现它的输入格式虽然有点学了lex/yacc的样子,却比它们简单多了,而且我的需求也是非常简单,就是可能会有6种不同的字符串,我现在想让它能自动映射到一个枚举值。gperf的秉承了开源命令行软件的一贯作风,虽然只是那么小小一个功能,也提供了好几个命令行选项,幸亏有比较详细的中文说明,再加上功能实在不复杂,试了几次,就可以了。跟最新的flex/bison一样,我用了cygwin中版本号3.0.3的gperf,它也支持输出C++代码,这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点,毕竟C代码混在C++中还是感觉有点别扭的。  另外一点说不上技巧的小提示,如果对生成的hash函数不放心,可以写个单元测试用例,跑一遍就安心啦,而且这种hash函数一般的应用场合下不会有太多的映射关系,看人家ruby用在识别关键字上,也就是几十个而已,单元测试遍历一个所有的映射关系,写一遍就一劳永逸,不错不错,哈哈。  这个小工具值得推广,以后凡是遇到3个或以上字符串需要比较时,就可以考虑用gperf来做这种工作,不但代码运行效率高,而且代码可维护性也上去了,一举两得。